首页
通知公告
图片新闻
社科动态
社科成果
人才巡展
项目动态
管理文件
文件下载
高校社科
相关链接
严以治教:加强党的理论教育队伍建设的关键
发布时间:2016-09-28 11:25:00

  党的理论教育队伍主要分布在各级党校和各类普通学校中,其重要历史使命就是传播党的理论,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这支队伍的重要地位是由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历史任务决定的。2015年12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我们党历来高度重视理论建设和理论教育,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指导中国的事情是我们的看家本领。我说过,我们党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13亿多人口的大国执政,面对十分复杂的国内外环境,肩负繁重的执政使命,如果缺乏理论思维,是难以战胜各种风险和困难的,也是难以不断前进的。”由此可见,能否切实做好党的理论教育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和命运。但是,在党的理论教育实践中,有的理论教育工作者缺乏马克思主义理论思维,不能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开展教学工作,这样的教学只会给教育对象带来思想上的混乱。克服这一现象的关键是要坚持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严以治教的工作作风,严格用是否真懂真信真用马克思主义这个标准,衡量党的理论教育队伍的理论水平和教学水平,通过从严执纪加强对党的理论教育队伍的管理。

  一、严格用是否真懂马克思主义这个标准衡量党的理论教育队伍的理论水平

  “教育者应先受教育”,这是教育学的一个最普通的道理。对于党的理论教育队伍来说,就是要求每一位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必须接受系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必须能够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也就是说,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必须真懂马克思主义,要用是否真懂马克思主义这个标准衡量党的理论教育队伍的理论水平。

  如何衡量一个人是否真懂马克思主义?有一个方法就是看他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有的人只是知道马克思主义的一些词句,就以为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并认为“马克思主义不过如此”。甚至有人认为,马克思的理论不过是一个概念一个概念抠完了后弄成范畴,范畴之上搭建框架,框架之上再弄个体系,就推出来那么一套东西。而没有把马克思主义看成是实践基础上的理论概括和规律性总结。因此他们只是知道马克思主义的一些词句,比如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等等,但是对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成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却讲得完全不得要领。

  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对马克思主义要有一个理论联系实际的科学态度,特别是首先要引导学员真正读懂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在如何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问题上,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反对浅尝辄止的态度。他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强调,“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原原本本学习和研读经典著作,努力把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学到手,作为自己的看家本领。”“党校要加强学员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学习研究,开出基本书目,引导学员读原著、学原文、悟原理,特别是要理解其中包含的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不要浅尝辄止。”如果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自身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只是浅尝辄止,他如何能够引导学员读懂原著,悟懂原理?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强调指出,“只有真正弄懂了马克思主义,才能在揭示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上不断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才能更好识别各种唯心主义观点、更好抵御各种历史虚无主义谬论。”“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和研究,不能采取浅尝辄止、蜻蜓点水的态度。有的人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没读几本,一知半解就哇啦哇啦发表意见,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也有悖于科学精神。”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要本着对学生负责、对党的事业负责的精神,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努力提高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

  二、严格用是否真用马克思主义这个标准衡量党的理论教育队伍的教学水平

  党的理论教育队伍的教学水平如何衡量?就内容与形式而言,指标很多,关键是党的理论教育教学是否真用马克思主义指导开展教学工作,即在教学实践中是否真正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也就是说,党的理论教育教学要念好马克思主义这个“真经”。党的理论与实践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化的过程,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无法解释党的理论及其实践的本质。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马克思主义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真经’,‘真经’没念好,总想着‘西天取经’,就要贻误大事!不了解、不熟悉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不可能真正了解和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在党的理论教育队伍中,确有一些人总是念错经。比如,有的人在讲解政治体制改革时,说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是约束公权力,约束公权力的依据是公权力源于每个公民的权利让渡。我们知道权利让渡理论源于“社会契约论”,“社会契约论”是一种理论假说,它并不能科学解释公权力的历史形成原因及其本质。恩格斯指出,“正是国家制度、法的体系、各个不同领域的意识形态观念的独立历史这种外观,首先迷惑了大多数人。如果说,路德和加尔文‘克服了’官方的天主教,黑格尔‘克服了’费希特和康德,卢梭以其共和主义的《社会契约论》间接地‘克服了’立宪主义者孟德斯鸠,那么,这仍然是神学、哲学、政治学内部的一个过程,它表现为这些思维领域历史中的一个阶段,完全不越出思维领域。”(《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727页)将“完全不越出思维领域”的理论假说当作科学理论说明历史发展的真实过程,这在思想方法和理论方法上是完全错误的。真实的国家史表明,公权力即国家和政府根本不是基于个人权利的让渡。

  再比如有人在讲解法治建设的时候,对西方的法学理论推崇备至,说为什么要法治,因为人是自私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从来不用抽象人性论解释法的产生和发展,而是从阶级利益、社会矛盾的角度说明法的历史。事实上,人是自私的这样的抽象人性论根本不能正确解释人类的社会生活实践。但是,有的人对抽象人性论坚信不疑,甚至认为人们做任何道德行为都是出于自私的考虑,因此道德榜样和学习道德榜样是虚伪的。如果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用这样的理论教育学生,不可能让学员学会用马克思主义这一真经来认识社会和实际生活。还有的理论教育工作者缺乏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素养,不知道如何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但却特别善于运用西方非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党的理论与实践,并由此得出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结论。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所说的一种现象:“有的人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当前,西方社会思潮对党的理论教育队伍的渗透影响是客观存在的,对此,我们应保持高度警惕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加以克服。

  还有的理论工作者在教育教学和理论研究中任意用个人的思想和意识肢解党的历史和党的理论。他们不是完整看待和分析党的历史和党的理论,而是割裂我国革命与建设的关系,割裂改革开放前后的历史,用建设史否定革命史,用改革开放史否定改革开放前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这样,党的历史就变成了一个支离破碎的历史。还有的人总是将党在革命与建设中经历的曲折和错误无限放大,把党史说成是党不断犯错误的历史。用这样的党史教育学员、学生,必然会造成学员难以对党的领导及历史形成完整正确的认识。比如有的人在分析党的理论时,总是割裂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的完整性,将社会主义思潮种类作了这样的概括,“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的思潮和流派众多,复杂多样。但影响广泛的除科学社会主义之外,主要是:一是民主社会主义;二是生态社会主义;三是民族社会主义;四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应当加强对这四个主要学派的研究,尤其是要加强对民主社会主义的研究,它在世界各地有广泛的影响。”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理论缺乏最起码的科学认知的表现,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在中国的应用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发展的一个历史阶段。而将科学社会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列为两种思潮,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科学社会主义对当代中国实践的指导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个人的意见、批评往往是探索性的,有时是个人的一孔之见,对不对要在实践中检验,可以在内部研究,也可以通过一定组织渠道向上反映,但拿到党校讲台上讲、拿到社会上发表就要慎重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老百姓心里想,这是党校的人讲的,应该是比较正宗的观点,容易相信。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一听到党校有人说了什么话,就如获至宝,大肆炒作,说党校里的人都对党中央说三道四了,共产党内部有不同声音了。党校出现这些言论,杀伤力很大,不要低估。”

  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党的理论的核心和灵魂。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只有自己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有扎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功底,并能够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才能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理论教育工作者。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坚持党校姓党,首先要坚持姓‘马’姓‘共’。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共产主义是我们党的远大理想。没有马克思主义信仰、共产主义理想,就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干事业不能忘本忘祖、忘记初心。我们共产党人的本,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对党和人民的忠诚。我们要固的本,就是坚定这份信仰、坚定这份信念、坚定这份忠诚。世界社会主义实践的曲折历程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政党一旦放弃马克思主义信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信念,就会土崩瓦解。”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党的理论教育实践中,要杜绝“言必称西方”的现象。有的理论工作者,讲起西方理论来头头是道,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却讲不深讲不透,甚至为了个人的教学效果只会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冷嘲热讽。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如果我们用西方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来剪裁我们的实践,用西方资本主义评价体系来衡量我国发展,符合西方标准就行,不符合西方标准就是落后的陈旧的,就要批判、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最后要么就是跟在人家后面亦步亦趋,要么就是只有挨骂的份。”因此,理论教育工作者要对这样的提醒引起充分的重视,否则,就会像列宁在批判社会民主党内的机会主义者时所说的那样,“充耳不闻比聋子还糟”。(《列宁全集》第31卷第51页)有些人对正确的东西之所以充耳不闻,就是因为错误的东西已经充满了他们的头脑。

  三、通过从严执纪加强对党的理论教育队伍的管理

  党的理论教育在社会上具有示范效应。因此,从严执纪加强对党的理论教育队伍的管理,应当成为从严治党的重要一环。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党校讲台、公开场合对重大政治和理论问题发表观点和看法,应该自觉维护党的威信、维护党中央权威,自觉维护党校形象。我们说学术探索无禁区、党校讲课有纪律,但‘无禁区’也不是绝对的,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行,违反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错误观点,无论公开还是私下里,在党校都是不允许的。这是党的政治纪律,党校必须模范遵守。”在党的理论教育管理中,要克服监督责任不到位、教育教学管理失之于宽松软、好人主义盛行、不负责、不担当等现象。

  强调在党的理论教育管理实践要从严治教、从严执纪,就是要引导广大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严格要求自己,知理论边界、明思想底线,把真懂真信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自觉追求。从严治教、从严执纪的实质不是“抓辫子”“打棍子”,而是对党的理论教育事业负责、对每一位理论教育工作者负责。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所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是我们党的一贯方针,也是我们党加强自身建设的历史经验。日常工作中发现了问题就要真管真严。惩治,治是根本,惩是为了治。”要通过加强纪律建设,管住纪律,使干部向高标准努力,不犯或少犯错误特别是严重错误,这才是党组织对党员干部最大的关心和爱护。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姜迎春   编辑:蔡阳艳

网群热荐

精彩视频

图说江苏